手机版 | 登陆 | 注册 | 留言 | 设首页 | 加收藏
当前位置: 网站首页 > 两性情感 > 文章 当前位置: 两性情感 > 文章

师生恋:高三用情书说爱

时间:2018-02-03    点击: 次    来源:网络    作者:佚名 - 小 + 大

‘黄昏的时候,我会在操场边的小树林里散步。冬天的小树林少有行人,落光了叶子的树林寂静无声。远远的,我能看到操场雪地上的他,和他幸福的妻儿,能听到他们逗孩子时欢快的笑声。那样祥和的画面和幸福的笑声刺痛了我的眼睛和耳朵,让我一次次地逃遁。

我不得不承认,他是对的。青春萌动时那些羞涩的感情,只是年少时短暂的迷恋。那样纯洁的爱恋,怎么可以经得住漫漫岁月风尘的侵蚀。对漫长的人生来说,那真的只是一段,而非一生。’

11月26日,情感现场的信箱里多了一封署名杨雪的女孩子的来信。她在信里写了自己两年前的一段师生恋,确切地说是对一位高中老师的暗恋。文字洁净而动人,让人不由想起恍如隔世的初恋岁月。其实在我们漫长的求学的日子里,哪一个女孩子没有或多或少地崇拜甚至喜欢过某一位老师呢?这样洁净而动人的情愫,或许每个人都曾有过。

在约好的地方,我们见面了。19岁的杨雪,瘦小而腼腆,现在省会的一所大学外语系读二年级。风吹夜动的窗外,是那样浓重的夜雾。杨雪的叙述平静而怅惘,但我的心里,却扬起了漫漫的白雪,轻盈,美丽,洁净得仿佛不染一丝俗世的烟尘。

爱上了那双黑亮温柔的眸子

16岁那年,我在家乡的中学读高一。担任我们体育老师的是一位姓王的老师,长得像极了跳水冠军田亮。他年轻、英俊,一笑起来,黑亮的眼睛里满是融融的暖意。外面的英俊倒还是其次,最打动人的是他身上的温和,亲切,还有那种阳光般的勃勃生气。

黄昏的时候,他在球场边和别的老师打篮球,球场边围满了班里的女孩子,叽叽喳喳在做他的义务拉拉队员。每当有球进篮,她们便欢呼雀跃,兴奋不已。而我,就站在远远的圈外,欣赏着这个帅气的男子。他在不经意间打动了许多人,然而他却浑然不觉。

平凡渺小的我,和他应该是两个世界的人,是两条永远都无法交会的平行线。如果没有那次晚会的话,也许我永远都是那个远远的旁观者。

 

2003年的元旦,一场大雪覆盖了整个校园,就在这一片银装素裹之中,学校组织了盛大的迎新晚会,规定每个班级都要出节目。因为我英文比较好,班主任让我和班里的一个男生合唱一首歌《I b e l i e v e 》。事先我俩准备了好久,然而当天下午上学的时候,那个男孩骑车摔伤了。这可把班主任急坏了,正好看见体育老师从门口走过,就一把拉住了他:“帅哥,你的英文水平也不错,来救救场吧!”

那天晚上,音乐响起的时候,我和他站到了台上。虽然事先没有合作过,可我们俩的合唱却是那样的默契和谐。在高音部的合唱中,看着他黑亮的眸子里情深款款的温柔,我的脸突然发烫了起来。

我在暗恋的苦酒里无法自拔

我就这样爱

上了我的体育老师,而且是如此的一塌糊涂。以后的日子,每次的体育课就成了我的节日。一向不热爱运动的我也报了学校的网球队,早上爱睡懒觉的我也会早早爬起来跑步,只是为了能多看见他。他的办公室在一楼,那些多雪的日子,每次走过他的窗前,看见他屋里透出的昏黄的灯光,我心里就一片温暖安定。我会想,此刻的他在做什么呢?

黄昏的时候,我会在操场边的小树林里散步。冬天的小树林少有行人,落光了叶子的树林寂静无声。远远的,我能看到操场雪地上的他和他幸福的妻儿,能听到他们逗孩子时欢快的笑声。那样祥和的画面和幸福的笑声刺痛了我的眼睛和耳朵,让我一次次地逃遁。我像一个可耻的偷窥者,自卑甚至让我无法做到心平气和地上前打声招呼。

晚上,我回到寝室,躲在自己的被窝里写日记,我的眼泪浸湿了日记本。我想起鲁迅和许广平,想起中外历史上多少师生恋成就的佳话。我以前读过的霍达的小说《穆斯林的葬礼》中那个苦命的女主人公新月,她和自己的老师,虽然最终也没有结合,但那份两心相悦的快乐,新月毕竟还是得到了。而我,我这又算是什么呢?比起死去却能得到真爱的新月,活着的我不是更加可怜吗?

春天的时候,高一年度的体育达标测评开始了。因为关系到高考报名和录取,学生和老师都很重视。考试的那天,立定跳远的时候,在落入沙坑的那一霎,我只感觉右脚脖子一顿,一阵钻心的疼痛袭来,我忍不住倒在了地上。他着急地问我怎么了,当得知我脚脖崴伤的时候,他毫不犹豫地背上我就往应当往医院跑。我伏在他的背上,嗅着他陌生而亲切的气息,不知怎的,眼泪就掉了下来。

 

青涩的爱恋

只是一段,不是一生

春天走了,夏天在忽喜忽悲的情绪中溜走,没有人知道我暗恋的花开花落。11月,偶然的机会,听别人说他要调到县里去了。听到这个消息,我第一个反应就是:他要走了,我以后连远远看他的机会都没有了。

晚上,我给他写了一封信。我写了一年来对他的感觉,落款的时候,我用了自己的网名莫晴。写过信后我一直在观察他的举动,他一定也在找那个写信的人,在心里想莫晴是谁吧?有一天我到办公室交作业本,上楼的时候,他正好从屋里出来,我们就那样擦肩而过,我那么近地看着他,他却不知道。

给他的信中,我写了盼复,一个多星期后他回信给我了。他很委婉地说了些劝我好好学习的话,因为那时我上高三,马上要高考了。也许人就是不知足吧,看到他的信,我哭了。不知道为什么,那时我唯一的想法就是我要告诉他我就是那个写信的女孩。我不想要什么,也不奢望他能给我什么,我只想让他知道这个世界上还有一个我在深深地爱着他。

寒假的时候,我又写了一封信给他,告诉了他我的真实姓名。我说我不知道为什么要喜欢你,在明知道你有美满家庭,有幸福妻儿的情况下,还这样对你念念不

忘。因为你,我开始记日记,我把所有对你想说但难以说出口的话都写进了日记。这也许就是我以后对这个校园和高中生活的全部回忆。

几天后我收到了他的回信。他说他没想到自己在我心中有那么重要,但是他只是一个凡夫俗子,承担不起我这样的深情,他什么也不能给我,也不能令我幸福。他说,其实你看到的都是我光鲜的表面,可你知道不知道老师也有很多缺点和毛病呢,我会几天不洗一次脚,我会穿着臭袜子睡觉,我会因为看球赛把家里搞得乱七八糟。老师也是一个俗人,要靠每月的几百大洋吃饭,要养活双方的父母,生活远没有你想象的那样诗情画意。他说,你对我,只是一种青春期不成熟的迷恋,等你长大了,上大学了,一切都会烟消云散的。如果你不相信的话,就验证一下,明年,在大学校园里,你有了更新的生活,更开阔的眼界和你新的恋情,你会发现,当初的一切,只是一段,而不是一生。

开学的时候,他已经不在校园,调到县委办了。我在沉默中迎来了高三,迎来了六月的高考。我一直在心里记着他那句话:你对我,只是一种青春期不成熟的迷恋,等你长大了,上大学了,一切都会烟消云散的。我对自己说,我一定要考上大学,哪怕仅仅是为了验证这句话。

第一场雪我又想起故乡的他

2004年9月,我来到郑州一所大学读书,大学崭新的生活让我抑郁的性格改变了许多,各类多姿多彩的社团活动让我的生活视野迅速扩大。我不得不承认,离开了故乡,离开了那个小小的中学,以前的伤心欲绝,顾影自怜,突然遥远得风轻云淡。冬天下第一场雪的时候,仿佛在不经意间,我想起了故乡的他。我给他发了一条短短的信息:天冷了,记得加衣,呵护自己。他的短信很快回复了,知道是我以后,他用座机打来了电话。那天我们在电话里聊了很久,就像真正的老朋友那样,平和,亲切,却全没有了当初想象中的激动。

春节的时候,我带了男友回家,在县城的街道上,我遇见了他们一家三口。我跟他的爱人和孩子热情地打着招呼。告别的时候,我抬起头,看着他的眼睛,只有我们俩清楚地明白,那个陷在暗恋里无法自拔的女孩,真的已经走出来了,一切都过去了。

我不得不承认,他是对的。青春萌动时那些羞涩的感情,只是年少时短暂的迷恋。那样纯洁的爱恋,怎么可以经得住漫漫岁月风尘的侵蚀。对漫长的人生来说,那真的只是一段,而非一生。

上一篇:难忘和漂亮女主编那次性小说

下一篇:80后少妇口述他们与自己老公房事时的性爱故事

免责声明 | 联系我们 | 关于我们
湘ICP证160528号  |   QQ:3385353088  |  地址:China  |  电话:88888888 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