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版 | 登陆 | 注册 | 留言 | 设首页 | 加收藏
当前位置: 网站首页 > 性爱小说 > 文章 当前位置: 性爱小说 > 文章

我给美女当保镖

时间:2018-11-02    点击: 次    来源:网络    作者:佚名 - 小 + 大

看着墙上贴着的各种招聘广告,我扫视了一眼,叹了口气,无奈又回到了自己的住处。


  我曾经是一名特种兵,在缅甸进行一次特殊任务的时候,我们全队意外被俘。原因很简单,总部怕我们泄露他们的踪迹,考虑以小失大,便果断放弃我们。我们全队一十三人,在独立无缘的情况下,相互掩护,相互照应,可还是牺牲了十名同志。但是剩下的我们三人,依然保持着强烈的求生欲望,在另外两名用生命换来的掩护下,我成功脱逃,回到基地愤怒的想要求个说法,无奈势单力薄,一气之下,我辞职了,带着100万遣散费,我分文未动,全部分给了我之前的战友家属,但金钱是换不回战友的生命,看着战友亲属无视那点微薄的慰藉之下,我含着眼泪离开了,来到了这个城市,毕竟生活还得继续,无奈我却找不到一份适合我的工作。


  简单的吃了一份泡面,麻木的味道丝毫刺激不了我的神经,就在我闲着无事准备午休一会的时候,我看见椅子上摆着的那份我早上特地买的招聘报纸,上面罗列了各种招聘信息,夺人眼球的便是一则薪资2万每月的保镖工作,保护人是我的强项,在部队里的时候,我们时常会外出执行一些保护某个重要人物的工作。顿时,我来了兴趣,按着报纸上的联系方式,我打了过去,电话那头是个女人,声音尖细,似个年轻的小丫头,小丫头语速很快,脑子很灵动,吩咐完明天去面试的情况后,便很快挂掉,我无奈一笑,虽然对这份保镖工作还有很多不了解,但总算是一份靠谱的工作。


  次日,我来到面试的地方,五十多层的金融大厦,又是地标,进去电梯上了四十层的面试地点后,环顾四周,除了繁华,就是奢侈。面试大厅里已经坐满了各种人,各式各样的都有,肌肉男,白领,身穿武术表扬服装的武林人士,这是招聘还是文艺节目现场?


  来到前台,我说我说我来招聘,前台尖细的声音,马上我变想到是昨天那个接电话的小丫头。


  小丫头姓林,叫晓霞,年龄看上去二十来岁,活泼好动,热情温和,惹人喜爱,前台周围也围满了不少大老爷们,一个个眼睛里都能流出油来一样,猥琐至极,我默默一笑,找到自己的位置,不是我看不上,而是不断经历过生死的人,不会那么容易被诱惑所动。招聘是按照主管点名的形式,一个一个陆续进行考核,考核内容很简单,就是打败他们公司现有的一名保镖。等候的时间不算长,半个小时后,便轮到我进行测试。进入里面的大厅,大家伙,里面整整摆放着一个格斗比赛的会场,和外面奢华繁杂的设施相比,根本就是两个世界。


  “王伟,请站到场地中间,在徐教头的攻击下,能坚持三分钟,就算合格,反之,淘汰,现在准备好没,考核马上开始。”


  “准备好了。”


  我疑惑回答道,原来不用打败,只要坚持三分钟就可以了。


  只见那名林教头,高大魁梧,在黑色短背心映衬下,凹凸有致的大小肌肉群展露无遗,我看见他嘴角露出一丝不屑后,便不紧不慢的向我走来,我脑中不断计算着攻击和防守的路线。


  就在他临近我一米开外的时候,一个沙包大的拳头,向我的左颊袭来,我疑惑的看着他,这傻大个只攻不守,我猛的一缩,一只蓄势待发的拳头便从下往上击中了他的下颚,随即,我往后一跃,准备下一秒的对抗。


  谁知,这傻大个,被击中后,被没有躲闪,一动不动的站在那,然后猛然的向后倒下,晕死过去。


  瞬间我就傻了眼,这就结束了,一招?


  顿时全场哗然,我看向主席台,所有人起身想看究竟,但没有一个人能够理解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,他们只知道这林教头可是散打王,很少输过,现在的一招就被打趴下了,谁的脑子也不能接受。


  “我就要她,我就要这个人。”


  一个细腻又带着撒娇的声音出现在了主席台中间。


  我转头看过去,是一个女孩,高贵典雅,浑身透着犀利无比的气质。


  “爸,我就要他。”


  “额……好吧,考核结束,你就当我女儿的保镖,薪资2万,你可愿意。”


  女孩旁边的一个中年男人说到。


  “额……好。”


  离开会场,我跟着那个女孩身后,下了楼梯,在二十九层的地方,穿过一个又一个房间,来到了女孩的办公室。


  “王先生是吧,你好,我叫付雪,是我们付氏集团的外贸部经理,你可能也知道,我们集团的董事长就是我爸,既然做生意便会难免树立一些仇家,所以,我希望以后你能担负好保护我的责任,你还有什么问题吗?”


  付雪的话,铿锵有力,好像有一丝不容许任何人说不的态度。


  “没有。”


  “好,等下会有人带你换制服,下午,开始,你正式成为我的责任保镖,希望你好好干。”


  一晃三个多月过去了,当付雪的保镖,除了随叫随到比较麻烦外,倒也轻松,她有她的秘书和随从,自己只是担任保镖一职,到现在为止还没有任何实质性的工作,反正闲着也是闲着,对我来说,都是过日子。


  这天,我陪同付雪来到酒吧,她说她心情不好,让我先回吧,她想发泄一会,我嘴上答应,但想酒吧这边混乱的地方,一旦喝多闹事的,肯定没什么好果子吃,就一直在门口等。


  酒吧里面,付雪一杯接着一杯,拼命的喝着,嘴里还小声的说着什么,“叶凡,有什么了不起,不就是把我甩了吗,没什么大不了的,你有什么好。”


  刚刚被男朋友甩掉的付雪,情绪有些失控,在酒吧里时而大叫,时而痛苦流涕,但酒吧这种地方,各式各样的人多了,周围的人也见怪不怪,只见付雪,轻轻松松吹完一瓶。


  “服务员,再开一瓶。”


  付雪的眼泪流了不止,被一个小角落的年轻人看到,慢慢移动过来。


  “哟,美女,喝的不少啊,有什么事,这么伤心啊,值得你流这么多眼泪啊。”


  说完带动大家哄笑起来。


  “你管的着吗,滚一边去。”


  付雪最痛恨别人落井下石。


  “人长的不错,脾气倒还挺倔,但我就喜欢你这样的,要不今晚,我安慰安慰你。”


  说完,这年轻人的手便搭上了付雪的肩膀。


  “你谁啊,别碰我。”


  付雪说完,便拿起酒杯砸了过去,因为付雪之前喝了不少,力道是有,准度是差了十万八千里,酒杯没砸中,但酒杯里的酒水却刚好全部洒在那年轻人的脸上。


  “我草,敢砸我,我让你砸我。”


  这男的一巴掌的便扇到了付雪的脸上,付雪虽然喝多了酒,但也不是任人宰割的料,拿起柜台上所有手能够的着的东西,都往那男的砸去。


  “我去,兄弟们,把她带回去,今晚好好耍耍。”


  顿时,整个酒吧各个角落都站起了部分人,付雪咋看一下,足有三十多人,一看情境不对,拎起身边的包,就往门外跑。


  “哥几个,快抓住她,别让她跑了。”


  瞬间,三十多人一拥而上。


  付雪见自己可能跑不了,而且之前已经说过让我先自己回家,现在一个帮手都没有,一个女孩怎么跑的过三十多个男人啊。


  很快,付雪便被三五人按住。


  “走,扔到车里,现在就回去。”


  显然那个年轻人是这些人的头,三十多人便往酒吧外走去。


  这时,我正站在酒吧外等着付雪的身影,苦等不见付雪出来,却看见了付雪被几人抱着往一辆车走去,顿觉不好,立马冲上前去。


  “你们干什么,快放快她。”


  我冲他们大声喊道。


  “没你的事,老鹰,你留下几个人收拾他。”


  年轻人不屑的对身边一个人说道。


  “放心吧,公子。”


  随即出来三个人,便拦住了我的去路,我眼看着付雪就要被抱上车,心里急切,也不怕下手轻重,对临面的一个人,就是一拳,反身对想偷袭我的人,后起就是一脚,瞬间,被我干翻了两个。


  那个公子一看不对,碰上强劲的对手了,冲身边大伙喊道。


  “兄弟们,抄家伙,弄死这王八蛋。”


  就在这时,二十多名年轻人从车内拿出铁棒,就往我这冲来,我一看这阵势不好,硬攻,必须得想办法,提脚一个,先踢翻了离我最近的那个人,然后快速躲开他们直接往车的另一边冲去,在冲的路上,难免被几个人用铁棒砸中,我忍着剧痛,抢过铁棒,当头就朝其中一人砸去,立马那人头上就血流不止,倒在地上,我一想,不好出人命,就想办法往身上其他地方砸去。


  待到我不断靠近抱着付雪的那批人,付雪一看到我,就失声大哭,“王伟,救我,快救我。”


  “我来了!”


  我飞起一脚,抱着付雪的那人,一个踉跄就被踢倒在地,我接住付雪,往肩上一扛,就往人多的地方跑。


  “快追,别让他们跑了,给其他弟兄报仇。”


  二十多人跟在后面拼命的追,我扛着付雪,跑不快,在路中间,拦住一辆出租车,进去后,就喊司机马上开车,司机一看后面二十多人在追,冷汗都下来了,一个油门就拼命往前开,但启动时间再快,还是要一秒,眼看二十多人就要追到,随着车轮不断摩擦地面滚动,出租车的后窗和挡风玻璃还是被砸烂了,破碎的玻璃碎片飞向付雪和我,我一个翻身,挡住了所有的玻璃碎片,几块较大的玻璃滑过我的后背,一股血腥味顿时弥漫在整部出租车里。


  几十分钟后,我们感到付雪的住处,幸好,付雪包里带的钱多,我赔完司机的损失,便扶着付雪倒在了床上。


  付雪从小自主独立,这个房子便是凭她自己努力买的,我在房间找了找,给付雪泡了杯醒酒茶后,想想也差不多,转身走的时候,一只手把我给拉住了。


  我回头一看,付雪的手紧紧的抓着我,迷迷蒙蒙的眼睛,还残留了泪水,不断告诉我说,“别走,我怕,别走好吗,陪我。”


  说完,付雪的眼泪又流了下来。


  我一想,孤男寡女,留下也不对劲啊,但看见付雪那双哭的红肿的眼睛,我的心都软了。


  “好,我不走,我陪你。”


  我坐在付雪的身边,付雪一个翻身便把我抱住了。


  “抱紧我。”


  耳边传来付雪微弱的声音,带着恳求,全然没有往日那种不容许别人说不的口气。


  我轻松抱住她,看着付雪倒在我的怀里。付雪今天穿着一套黑色低胸礼服,下身穿着黑色丝袜,我一搂她的腰,这么好的身材,在付雪的头顶轻轻吻了一下。


  马上付雪就有所感觉,仰起头,看向我。


  那种迷离的眼神,精致的面孔,不禁让我瞬间产生了一种幻觉。


  这是诱惑,此时我在心里不断告诫自己,我一向对自己说,要顶住诱惑,但我又在想,该出手时就出手,我咬紧牙关,眼睛一闭,嘴唇就贴上了付雪的唇。


  付雪先是惊讶的一小下挣扎,随即,便迎合我,我吻着付雪的唇,鼻子里呼吸着付雪身体里的体香,我双手抱住付雪,付雪也是一个翻身,双手紧紧搂着我的双肩,整个人压在了我的上面。


  两对轻柔舒缓的唇齿在彼此间相互纠结,此时,付雪的舌尖叩击着我的齿缝,我张口猛的一下,把付雪的嘴整个包裹在里面。我们的舌尖在口缝中来回缠绕,互相吸吮着彼此的唇。


  渐渐,我的手开始在付雪的身上游离,当我的手触碰到付雪的胸时,我观察到付雪的眼睛有些挣扎,但一皱眉后,放弃了任何反抗,我揉搓着付雪的胸,然后从衣领内深入,扯出内衣,我的整只手盖在了付雪的乳房上,我来回揉搓我手中的丰满,大拇指和食指轻轻揉捏着付雪的乳头,我感觉到付雪鼻内呼吸的急促,在我一捏一松的节奏中,付雪的口中也发出了一星点妮妮哝哝的细小呻吟。


  我亲点了点付雪的唇,然后双手脱起了付雪的上衣,付雪眯着眼,任由我的侍弄。待我上身脱完,只剩一条内裤的时候,付雪睁开眼,轻轻摁住我的手,表示反抗,我停下了动作,细细的看着付雪的眼睛,多么娇好的女孩啊,我吻了一下付雪的唇,付雪低下撇过头去,然后慢慢松开手,我知道,付雪已经愿意放开自己。


  我慢慢脱下付雪的内裤,然后吻上了付雪的乳房,雪白丰满的乳房,在我的舌尖不断舔弄,付雪的口中再次发出一些细小的咿咿呀呀的呻吟,我用舌尖来回拨弄付雪的乳头,然后用牙齿轻咬。


  “……嗯……痛……轻点……”


  “好。”


  我答应着,但嘴唇依然在付雪的两个乳房间来回扫荡。


  亲完乳房,我的手摸向了我之前从未想过的地方,我看着付雪紧闭着双眼,我的手就盖上了付雪的阴唇,柔软,有弹性,我轻轻掰开付雪的双腿,准备细细观看这庐山真面目,但付雪的腿突然夹的更紧。


  “别……给我留点面子。”


  付雪说这话的时候,冷静,咬字清晰,我甚至怀疑我是否真的已经喝醉。


  对于付雪的尊重,我没有看付雪的美穴,但从手指间拨弄,我能感觉到,付雪的阴毛很少,阴蒂隐藏很深,我的手指在不断拨弄的情况下,才找到那细小的一颗凸起,我轻轻一按。


  “……啊……”


  付雪的呻吟瞬间喘出一股粗气,芳香腻人,我又吻上了付雪的唇,在她齿缝间来回舔弄。我的手也没停下,不断拨弄着付雪的阴蒂,只见付雪的小穴越来越湿润,从付雪的阴道口不断流出一丝一丝黏稠的液体。


  “我可以吗。”


  我小声问道。


  付雪没有回答,依然紧闭着双眼。


  我知道,付雪这个从小到大都生活在独立自尊的环境中,尊严是这类人不容许践踏的逆鳞,所以既然没有明确反对,而且在这关键时候,谁都不会退缩。


  我翻平付雪的身体,分开双腿,手扶着我胯下的肉棒准备往付雪的小穴里抽送。


  “别看。”


  别看?那我怎么进去。


  好吧,我暗叹一声,另一只在付雪的下体不断摸索,摸索的刺激引起了付雪的小声呻吟。


  我找到阴道口,两个手指轻轻扩展阴唇,另一只扶着肉棒,轻轻往洞口送去,过程中,我看着付雪紧闭的眼睛,插进的瞬间,我看见付雪的细眉深深一皱。


  “……嗯……啊……”


  在付雪的剧烈的呻吟中,我的整只肉棒都插了进去。


  “……嗯……嗯……”


  付雪急促的喘息着,双眼依然紧闭,两只手死死的紧扣着我的肩膀。


  我开始缓慢抽送,一来一去,有节奏的在付雪的体内抽插。


  “……嗯……啊……”


  我的抽插越来越迅速,付雪的呼吸声也越来越急促。


  “……嗯……啊……啊……”


  付雪的小嘴微张,不断发出细微的呻吟声。


  这种声音不断刺激着我的神经。


  我继续抽送,一只手揉搓着付雪的乳房,乳头在我的指尖来回拨弄。


  在抽插了三百下后,我猛然又加快了速度。


  付雪细微的呻吟声越来越大,最后甚至回响在整个房间。


  “……啊……啊……不……行了……我……不行了……”


  “……啊……再坚持一会……”


  我加快速度继续抽送,又抽插了一百下后,我肉棒往里一顶,所有精液射进了付雪的体内。


  “……啊!……”


  付雪整个人弹了起来,双手紧紧抓着我的肩膀,部分指甲已经深深扣入了我的皮肤。


  我抱着付雪的身体,耳边听着付雪急促的喘息声。


  我慢慢从付雪的小穴中抽出我的肉棒,待拔出的那一刻还夹杂着白色的液体。


  我翻身躺在付雪的身边,看着她慢慢睁开了眼睛。她没有看我,眼睛直直的盯着天花板,我似乎从她的眼中看见了一个模糊的身影,那人不是我,付雪的眼睛深深一闭,两行热泪顺着脸颊缓缓滑下。


  次日早晨,我慢慢睁开眼醒来,看见自己还躺在付雪的床上,但床上已不见付雪。我起身穿戴好衣服,走向大厅。这时,袋子的手机发来了一条短信。我拿出一看,是付雪发的。


  “王伟,忘记昨晚发生的事,就当没发生过,出来别忘记锁门,我在公司。”


  看着付雪发的短信,我感觉心口一紧,微微发痛,也是,自己一个底层小民,怎么能攀上她这头龙凤,自嘲一笑,便朝门口走去。

上一篇:妹妹同学的妈妈那段往事

下一篇:我把小姨上了

免责声明 | 联系我们 | 关于我们
湘ICP证160528号  |   QQ:3385353088  |  地址:China  |  电话:88888888  |